華商原創
 

一式多份遺囑對香港遺產承辦申請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06-03  來源:華商律師  返回

         設立遺囑是資產管理規劃的其中一個優選方案,遺囑人可以通過立具遺囑分配資產,以達到財富傳承的目的,而跨境/涉外遺囑則可以將資產規劃的效果擴大至其他國家或地區,是跨境資產規劃中的重點研究問題。遺囑一旦加入涉外因素,無可避免地需要在遺囑的內容有效性、形式合法性以及跨境可執行性等多個方面對所涉國家或地區的法律規定作深入考慮,否則遺囑將可能因兩地法律差異而無法落地執行。立足粵港澳大灣區的情況和實踐,本文將以內地和香港的遺囑實踐為例,淺談一式多份遺囑對香港遺產承辦申請的影響。

 

內地的一式多份公證遺囑

 

 

為適應現代社會生活中不同的情況,提高遺囑的普遍適用性,內地法律允許遺囑人選用不同的形式訂立遺囑,目前法定的遺囑形式包括了自書遺囑、代書遺囑、錄音遺囑、口頭遺囑及公證遺囑共五種[1],將于202111日正式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還新增了打印遺囑這一法定遺囑形式[2]。這意味著,相同的資產安排可以通過不同的遺囑形式體現(不論同一時間還是有先后之分)。其中,公證遺囑相比之下更具有優勢,實踐中更多當事人會優先選擇辦理公證遺囑。

公證遺囑在效力上先天占優。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的規定,如遺囑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數份內容相抵觸的遺囑,數份遺囑中有公證遺囑的,以最后所立公證遺囑為準[3]需要注意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繼承編中已確立了新的規則,公證遺囑效力不再優先,即多份遺囑中有沖突內容的,以最后訂立的遺囑內容為準[4]。雖然公證遺囑的效力即將因新法的實施而失去優勢,但因公證遺囑在后續的執行上仍然能給予當事人一定的便利,例如在日后辦理繼承時原則上無需所有繼承人一同確認遺囑效力[5],能在一定程度上簡化相關手續,因此,相信仍會是當事人優先選擇的遺囑形式。

但是,被當事人優選的公證遺囑,若要一并處理境外資產的時候,就要特別留意公證遺囑一式多份的問題了。一般情況下,在公證處辦理的公證遺囑,當事人會持有至少一份公證遺囑的正本,公證處也會留存一份公證遺囑正本用于歸檔[6],同時,當事人還可以根據情況要求公證處制作若干份副本。這意味著,公證遺囑會存在正本一式多份的情況。在司法實踐中,許多內地居民基于公證遺囑優先效力而選擇通過公證遺囑的形式,同時處分內地以及香港甚至其他國家/地區的資產,也正因如此,一式多份的公證遺囑在香港遺產承辦實務中出現的概率相當高,也開始備受香港高等法院遺產承辦處重視。

 

香港的最后一份遺囑

 

在香港,任何人均可按照相關規定簽立遺囑處置其去世時享有的權益[7],遺囑人可以聘請律師協助起草遺囑或自行起草遺囑(“Home made wills”[8],書面遺囑文本可以通過電腦打印,也可以由遺囑人自書(“holograph wills”)。

與內地不同的是,對于在香港以不同形式訂立的多份遺囑,一般情況下,無論其內容上是否相抵觸,其效力之間并不存在優先之分,一般以遺囑人生前訂立的最后一份遺囑為有效遺囑[9]。根據香港的《遺囑條例》,任何遺囑的全部或任何部分,均不得撤銷,除非籍另一有效的遺囑而撤銷[10],亦即有效訂立的新遺囑可以起到撤銷原有遺囑的效果。因此,當有新的遺囑訂立時,原有的舊遺囑即被視為已撤銷,此時理論上僅存在一份有效的遺囑,即最后一份訂立的遺囑。當然,司法實踐中可能存在兩份同時有效的遺囑的情況,比如兩份遺囑分別處分了不同的資產[11],本文不展開討論。

另外,香港遺囑與內地公證遺囑正本一式多份的實務操作不同,雖然香港法律并沒有明確規定是否允許在港立具一式多份遺囑正本,但基于遺囑撤銷及更改的法律規則,一式多份遺囑正本在實務中可能會引發爭議(下文將會詳述),因此香港遺囑正本一般不存在一式多份的情況。在實務中,如遺囑人委托香港律師提供訂立遺囑的服務,香港律師一般會作為見證人見證遺囑簽署,并制作一份遺囑正本交由遺囑人妥善保管供日后遺囑執行人使用,同時,香港律師會制作遺囑的核證副本(“certified copy”),供遺囑人在遺囑生效前辦理其他事宜之用。同時,對于只有一份的遺囑正本的保管要求也相當高,遺囑的正本不得弄臟、不得過膠、不得折疊,必須保持完好無損,否則將會影響遺囑日后的執行。

 

 

一式多份的公證遺囑與香港遺產承辦程序

 

 

內地居民的遺囑在香港落實執行,首先需要考慮法律適用的問題。在實體法上,按照香港相關沖突規則,居籍在境外的居民的遺囑是否有效訂立,應適用立遺囑人死亡時或訂立遺囑時居籍地法律來判斷[12],即居籍為內地的內地居民的遺囑之效力應該適用內地法律來處理。在程序上,如遺囑需要確認效力并在香港得到執行,必須經過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的檢定并取得授予書(“grant”),該程序稱為香港遺產承辦程序,通過這個程序確認誰有權管理遺囑人在港遺產,該有權人士才可以向香港遺產所在機構(比如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辦理遺產取出或者更名過戶等相關手續。雖然內地居民在內地設立的遺囑之效力認定適用內地法律,但仍然需要通過香港的遺產承辦程序進行檢驗,而香港遺產承辦程序的要求更多是針對香港遺囑而設置的因此內地居民的遺囑在香港落地執行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一式多份的公證遺囑的情況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

香港高等法院對遺囑的檢定,實質上是確認遺囑人生前訂立的最后一份有效遺囑的程序。按照遺囑檢定的程序要求,提交的申請文件中需要包括所有遺囑正本(遺囑檢定程序完成后,遺囑正本會留存于遺產承辦處,遺囑執行人取得的是遺產承辦處發出的遺囑認證)。近年來,越來越多內地居民的香港遺產承辦個案出現,隨之出現的是內地居民生前在內地通過一式多份的公證遺囑同時處理了香港的資產,因而申請人需要向遺產承辦處提交公證遺囑中所述份數的遺囑正本予以審查。若公證遺囑中所述的是一式三份的話,就需要提交三份的遺囑正本供遺產承辦處審查,亦即由公證處留存的遺囑正本也需要提交至遺產承辦處,然而實務操作中,公證處所留存的遺囑正本因已作存檔之用一般無法調取或借出,從而使得遺產承辦程序陷入困境。

可能有人認為高等法院不考慮實務難處便要求提供全部遺囑正本的做法有點不近人情,但究其背后的理論,這個要求或許也是無可厚非。由于一式多份遺囑的情況可能涉及遺囑撤銷及更改的問題,因此法庭對此較為慎重:

1.根據香港的《遺囑條例》,任何遺囑的全部或任何部分,均不得撤銷,除非由立遺囑人或由其他人在立遺囑人面前并依其指示,在有意撤銷該遺囑的情況下將該遺囑燒毀、撕毀或以其他方式毀滅而撤銷[13],因此,毀滅遺囑正本是撤銷遺囑的形式之一[14],如果無法提供所有遺囑正本,法庭有理由相信遺囑可能已被撤銷[15],相信這也是實務中香港遺囑一般有且只有一份正本的原因,以避免遺囑在檢定時出現爭議。

2. 香港《遺囑條例》同時提到,“立遺囑人及任何所需的見證人如依以下規定簽署,該遺囑連同更改的部分即當作已妥為簽立:在遺囑上與更改處相對或接近之處的卷旁或其他部分簽署……”[16],亦即對于任何一份遺囑正本上的涂改、更正或補充,在滿足一定的形式要件后均可能將被視為對遺囑內容的有效更改(“Alterations”)。也就是說,如果內容相同的遺囑正本有多份,而遺囑人僅在其中一份正本上作出了修改,則可能會引起各遺囑正本所涉人士之間對遺囑更改效力的爭議,因此,遺產承辦處必須查看所有遺囑正本以確認遺囑內容是否有效更改,如是,更改的內容是否相抵觸。

(注:香港高等法院遺產承辦處會發函要求當事人提供所有遺囑正本)

由此可以看出,雖然根據沖突規則應該適用內地法律對內地居民所立遺囑的效力進行確認,但是在香港遺產承辦的遺囑檢定過程中仍然會受到香港程序法上的限制,導致出現有理說不清的窘境。針對上述出現的情況也并非毫無解決辦法,假若因內地相關部門留存而無法取出遺囑正本,可以嘗試申請取得經該留存部門蓋章并認證的副本提供給法庭[17],無法取得副本的可嘗試通過其他的辦法來處理[18]。需要注意的是,每個個案的情況不同,需要根據當事人的個人情況、相關事實并結合條例及判例來制定具體的解決方案。

總的來說,內地與香港在遺囑訂立和執行的法律制度上有著很大的差異,內地遺囑在香港執行時并不見得一帆風順,一式多份的公證遺囑問題只是一個縮影,還有很多類似的問題亟待解決。因此,實務操作現狀對遺囑規劃提出了新的挑戰,法律工作者需要靈活運用內地及香港的相關規則,充分考慮跨境實務中可能出現的困難,從而制定切實可行的資產規劃方案。

 


引用參考:

[1]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七條

[2]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自202111日起施行)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條

[3] 最高人民法院《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2

[4]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自202111日起施行)第一千一百四十二條

[5] 中國公證協會《辦理繼承公證的指導意見》第十四條

[6]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令第103號《公證程序規則》第四十五條

[7] s 3 of Will Ordinance (Cap. 30)

[8] A guide to Wills and Probate in Hong Kong, para. 1.089

[9] Tristram and Coote’s Probate Practice (31st Edition) (“T & C”), para. 3.187

[10] s 13.(1) (b) of Will Ordinance (Cap. 30)

[11] T & C, para. 3.191

[12] s 24 of Will Ordinance (Cap. 30); see also T & C, para. 12.34

[13] s 13.(1) (d) of Will Ordinance (Cap. 30)

[14] A guide to Wills and Probate in Hong Kong, para. 1.106

[15] T & C, para. 3.208 & 3.209

[16] s 16.(2) (a) of Will Ordinance (Cap. 30)

[17] T & C, para. 12.73[18] T & C, para. 12.77


 

【作者:黃栩柔,華商林李黎(前海)聯營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主要執業領域為跨境家事繼承;黃敏珊,華商林李黎(前海)聯營律師事務所律師助理,主要執業領域為跨境家事繼承及資產遺產規劃管理】



返回





榮譽專題
華商公益活動
学生炒股赚百万